【荼毘轰】VOICE

         轰焦冻站在海边,冬天应是很冷的,但他拥有那样的个性。上身只穿了一件不厚的黑色毛衣,围了一条薄薄的围巾。
       海水舔舐着他的脚踝,传来一种奇异而柔软的痒。夜空里只有半个月亮,晃晃地亮着。他眯了眯眼,吐出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   他是英雄,有必尽的责任。邪不胜正,他也想把自己的心脏剖出来观察一下。到底是什么原因,一直颤动着,战栗着。他只记得有人...

【魂菲】新雪

◎    cp魂菲

◎    昨天真的...这是刀,预警。

◎    短打,接受的话就go→

1.

         华山收了个新弟子,是掌门从江南带回来的。衣服头发脏兮兮,瞪着眼睛望着他。
         他叫魂帝,三年前就来这里了。那个眼神太清澈,蕴涵了江南的春光,金陵的扶柳,云梦的碧水,武当的鹤唳,少林的磐钟。这些事物糅合着,蒸腾着,...

【华武】假风流(2)

● cp华武     (华)沈凌风x五言(武)

● 第一章请走→→/(1)

● 今天又很短小  黑喂狗!!→


  本以为武当会有什么清新脱俗的筛选方式,结果也就是把他们丢进后山,八十个时辰后让他们自己出来。

  五言嗤之以鼻,捞上了自己的梨花酿,打算去会会那个沈凌风。
  话说这武当,居然不让喝酒,跟少林也没什么两样了。
  既然少林都有酒肉和尚,那就休怪他五言,恣意畅饮了。

  月上柳梢,众人已经聚集在后山山脚了。五言绕过一圈指指点点看着他酒壶的人,向沈凌风抬手示意。
  沈凌风...

【楚原楚】花下眠


        原随云酣眠在郁金香花丛底,今日下了场浩浩荡荡的雪,他身上结了霜。
        现在雪过月明了,月光铺在他鼻梁,唇角,喉结。他在月色里沉溺。

        原随云已经死了。楚留香告诉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但脚步不停,动作也不止。伸出食指,虔诚地碰触那块黑布。意料之外的,黑布应触而落。刹那眼...

【华武】假风流(1)

○    第二章请走        (2)

○    cp华武。(华)沈凌风×五言(武)

○    能接受就   go→

         “武当弟子都是掌门从后山捡来的”,其实也不全是。
        ...

【楚原楚】海

        每年的某一天,楚留香都会带上杯两盏,一个人到海岸。
        沐着月光,酌一杯海水。
        等着哪天海浪有眼,捎来一段朽木,一块黑布,抑或一架枯骨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若海浪有眼,又为何不给他留个大团圆。

【楚原楚无差】悲欢

—配音赛原随云台词有感而发(最后一段

—ooc有,楚原楚无差

         原随云认得的,楚留香身上郁金香的气息。像是从很遥远的记忆里踱步而来。都说香帅踏月留香,他本不信,更多的不不想去相信。
         因为那些美名,本应该是他原随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中原的夜也明朗,月明星稀。天机营内似有厮杀声响,泛了点血...

【邱蔡】山河勿念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在点香阁的第四年。
        乍暖还寒,梨花初绽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一年,来往酒客络绎不绝,他少年意气未褪尽,一字一句皆是冲撞之语。他以为马上就可以出去,可以让那些羞辱他的人,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年,他和很多的人相识,甚...

【邱蔡】庙会风波

—小甜饼

—ooc

—邱居新×蔡居诚

         “居诚啊,马上要过年了,你梁妈妈我也要回一趟老家了。这点香阁,你得帮忙照看一下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凭什么是我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哎呦,你现在离还清债还有....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停停...

【邱蔡】对酒行

—ooc有,文笔渣。

—短篇一发完结

—邱居新×蔡居诚   


        “喂,我不是和你讲过了吗,不能随便进我房间。”
        蔡居诚对着新来的师弟皱起了眉头。
        “抱歉,我只是走错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嘁——快滚。”
  ...

©森早不吃生枣 | Powered by LOFTER